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易游eu8娱乐官网 >
港媒:姚松炎只是民主党“借刀杀人”的棋子

时间:2018-03-07 23:54 来源: 作者: 吴博士 点击:

立法会补选进入倒数阶段,各候选人都在尽最后努力拉票,其中近日姚松炎的街站几乎清一色由民主党成员替其助选,一众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更联手为他站台造势,包括一度成为九西“Plan C”的深水埗区议员袁海文亦有出席。而新界东候选人范国威的造势大会则民主党大将欠奉,民主党显然是将筹码全押在姚松炎身上,这也是姚松炎能够在“初选”大胜冯检基的主要原因。但问题是,为何姚松炎会得到民主党青睐呢?

有人说民主党支持姚松炎是因为他有“道德光环”,有被DQ者的背景,所以得到民主党的“无私”支持云云,这些说辞恐怕连三岁小孩都不相信。恰恰相反,姚松炎在这次补选根本没有任何“道德光环”可言。一是他被取消议席,是因为他没有依法宣誓,“僭建”誓词,被法庭取消议席与人无尤。二是就算他以被DQ者身份参与补选,在情在理也应该重返其原来的建筑、测量、都市规划及园境界功能组别参选,但他盘算在该界别胜算较低,眼见九西无大将,于是突然空降,完全是政治投机的行为,何来政治道德可言?三是他过去一直高举“自决”,是“自决派”一员,但为了参选竟可以推翻自己的政见,不再支持“自决”,甚至连政治联系也不敢填上“自决派”,这样的人会有“道德光环”吗?

民主党一直窥视九西

再者,姚松炎一直自夸议会工作如何“专业”,但原来在去年立法会审议财政预算案时,全体委员会共164次记名表决中,他全部缺席,而且在其9个月议员的任期内,六成投票都缺席;姚松炎辩称自己因外访而缺席,但实际上立法会根本没有这么多外访活动,显示他完全是大话连篇。姚松炎不开会、不投票、不做地区工作、不接个案,尽显其人的懒惰和怠政,这样还可说是“专业”吗?因此,民主党支持姚松炎根本不是因为他的人格和能力,而是为了借刀杀人,剑指民协。

在九龙西,民主党最大对手并非建制派,而是民协,民协立法会选举成绩虽然一般,但却有稳固的地区桩脚,选举成绩欠佳主要是“蜀中无大将”。而民主党要扩大九西版图,肯定将民协视作对手,目标是削弱其实力,最终全面吞并。因此全力支持姚松炎,甚至在他有可能被DQ后,也要支持袁海文参选,无论如何也不支持冯检基,杜绝其东山再起的机会。现在姚松炎成功“入闸”,只要他胜出,民主党不单成功“卡位”,政治投机的姚松炎见有利可图,相信下届也会争取连任九西,这样民协和冯检基将再无出头之日,民协亦永远失去九西一席。

另一方面,是要求姚松炎及“自决派”投桃报李。九西还可能举行另一次补选,被DQ的刘小丽很可能由于其“自决”背景不能“入闸”。届时再次将是民主党与民协之争,民主党要取得先机,必须得到“自决派”的支持,进一步边缘化民协。所以现在全力为姚松炎助选,目的就是为下次补选铺路,不“逼死”民协誓不休。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民主党对范国威助选阳奉阴违,对姚松炎却是全力以赴,原因正是范国威与他们有竞争关系,而姚松炎不过是民主党打压民协,借刀杀人的棋子而已。

胁迫退出补选或涉犯法

在这样的形势下,冯检基及民协岂会不知道自己的处境,他心明一旦支持姚松炎,即使对方当选亦不会感激民协,只会对民主党投桃报李。民协不但在“初选”中被民主党背后抽刀,而且在九西更被民主党与姚松炎“卡位”,再没有前途可言,眼前只剩下泡沫化或被民主党吞并两个选择。在这种情况下还为姚松炎抬轿,无异于“寿星公吊颈——嫌命长?”对其他反对派党派而言,民主党、姚松炎之得,也是他们之失,为他人作嫁衣裳是否明智,相信他们自会考虑。

最令人反感的是,民主党等人对民协的“迫害”,不但在于助选之上,更涉及政治威胁。不要忘记,在反对派“初选”期间,由于盛传姚松炎可能未必获选举主任接纳有效提名参选,按“初选”机制冯检基理应成为“Plan B”。然而,朱凯廸等一众激进派、“自决派”人士竟然知法犯法,作出“你出,我们一定出”等种种威吓,强迫冯检基退选。

根据《选举(舞弊及非法行为)条例》第8条,“任何人对另一人施用武力或胁迫手段,或威胁对另一人施用武力或胁迫手段,以影响该另一人或第三者的候选人资格,即属作出舞弊行为。利用欺诈手段诱使另一人以影响该另一人或第三者的候选人资格,亦属舞弊行为。”朱凯廸等人威胁冯检基退出补选,涉嫌违犯上述法例,不但对民协是欺人太甚,而且涉嫌触犯法例,市民理应到廉署举报,而民协也应该看清形势。有时候,所谓“盟友”比敌手更加凶狠,这样的“盟友”还值得支持吗?

来源:大公网 作者:方靖之
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